磷素自传之(二)求饶
    2018-03-14      王美慧     字体大小[]

      上篇我已简洁的介绍了我在农业面源污染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正所谓祸兮福所倚,在我沾沾自喜,傲娇的肆虐人类生存环境的时候,谁曾想,人类已慢慢伸出扼杀我的魔爪……

      近年来,人类研究发现从流域或者区域尺度控制磷素的流失,对于水体富营养化具有显著的作用[1]。基于此,他们系统研究了世界几个发达地区(美国、欧洲、日本)的磷素平衡,分析世界各地磷素平衡状况,绞尽脑汁的探索对付我的各种手段。

      世界各地的社会经济、风土民情及生产生活方式等差异较大,这为我因地制宜的侵蚀环境提供了基础条件,也使得缓解或者防控磷素盈余导致的环境恶化而制定的措施在世界各国千差万别[2]。像欧美日本等一些发达国家,工业发展较早,经济发展迅速,在20世纪初期基本都已制定了较为完善的环境保护法律条令,且执行力度较大,具备较为完善的环境保护的法律系统及相关的防治措施,让我不禁望而生畏。而对于中国而言,早期的发展更为注重经济的提升,首先满足国民对物质的需求,随着经济基础的稳固,环保意识才开始增强,因此中国针对农业污染的防控措施缺乏系统性和整体性,加上执行力度较低,所以与国外一些研究区相比,中国更是我生存和发展的温柔乡。

      而且,欧美等国家是养殖业较发达的国家,其养殖规模对应相应的种植,即有足够的土地面积消纳养殖产生的多余磷素,不会给环境产生太大的污染负荷;而在中国,种植业和养殖业严重脱节,多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规模比较分散,集约化程度低,新技术达不到环境治理要求,因此在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双重帮助下,我在中国的生存才这么的如鱼得水。

      其次,人类甚至超出我预想的发现了控制我进入环境的源头,最直接的反应在磷素管理和调控的措施上。在以上研究涉及的国家,人类发现环境磷素滞留过多直接原因之一就是肥料应用过多,因此世界各国纷纷采取限制城市和农村使用磷肥的条令,从根源上减少我的千万同胞进入环境。其余措施还包括人为的提高磷的利用率(如,鼓励居民将排泄物从尿液和普通家庭废水中分离出来以便循环使用)、减少饲料添加剂进口、安装厌氧堆肥消化器、减少或避免磷污染严重的工业、收集生活垃圾、净化生活污水等等,各种各样的措施都在最大限度的减少我的更多同胞进入他们的环境。尽管采取养分管理的措施大同小异,但是我们磷素也没有放弃生存的信念,通过农业面源污染渗入到人类环境,使得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环境污染状况依然存在很大差异。

      根据分析可知欧美等国家往往建设滨河缓冲区,通过减少流进河水里的磷,进而减少对流域的环境污染,虽然这一举措确实大大的消减了我们的士气,但是这一生态拦截措施是其他国家或地区少有或者没有的。而在日本,尽管亿万同胞留在了他们的环境中,但更为狡猾的日本人不厌其烦的重复利用我们,几乎不再通过人为途径输入我们,其环境和水质依然是众多磷素可望而不可即的生存沃土。而在中国,环境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完善,执行力度较低,人口密度较大,种养脱节,养殖废弃物循环利用率低下,滨河缓冲区少之又少,种种因素之下,其一直是我们最为理想的侵蚀目标[3]。但近几年,多样化的拦截措施层出不穷,我们生存发展的中国市场也屡屡受挫,就像人类新研究出的绿狐尾藻湿地拦截等等,把我们大量的困在了其中。

      虽然我是自然界各类生命体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虽然我有着惊人的双刃剑威力,但和谐共生的哲学理念让我愿意低下傲娇的头颅,向人类!  

      参考文献:

      [1] 方勇, 李忠武, 李裕元, 曾光明, 张琪. 红壤丘陵区典型区域湖南长沙市非点源污染量化研究: 土壤通报[J]. 2010, 41(2): 458-462.

      [2] 苏玲.水体富营养化: 世界环境[J]. 1994, 15-18.

      [3] 张维理, 武淑霞, 冀宏杰, 等. 中国农业面源污染形势估计及控制对策:21世纪初期中国农业面源污染的形势估计: 中国农业科学[J]. 2004, 37( 7): 1008-101.

    相关评论】【打印】【关闭

    Copyright©2004-2019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远大二路644号 邮政编码:410125
    办公电话:0731-84615204 图文传真:0731-84612685
    湘ICP备05003681号  湘公网安备4301020200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