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与人类的恩怨情仇(三):人类奋起反抗,全力灭蚊
    2018-04-16      王美慧     字体大小[]

      篇讲述了蚊子如何展开对人类的追踪并“痛下杀手”,在这场上千年的拉锯战中,人类虽一直惨败下风,但随着社会科技的迅猛发展,有强硬科技傍身,人类开始奋起反击,对蚊子起了“灭门”之心。

      传统灭蚊

      在本该令人心旷神怡的夏夜,讨嫌的“嗡嗡”声和肆意的叮咬让人抓狂,《诗经·小星》中记载:肃肃宵征,抱衾与裯。此处的“裯”即为蚊帐,传说古人就算再穷,借钱也会买一顶蚊帐,和蚊子死磕到底。人类灭蚊史就此展开,可谓源远流长。

      

      在最基础的蚊帐之后,人类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招数以抵抗甚至消灭蚊子,传统的有避疫的香炉,装满药材的香囊,熏艾草,涂黄酒等等,之后是蚊香、灭蚊灯之类。没有找准蚊子的致命要害,人类的反击之举必然无为而终,即使已领略了蚊子致命的厉害。

      现代灭蚊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与蚊子间的争斗发生了一些变化,人类逐渐掌握了更多对付蚊子的手段。特别是上世纪40年代,“六六六”、“DDT”等,高效的杀虫剂问世后,让人类得到了杀蚊利器。人们开始有意识地向蚊子展开主动进攻,想要彻底消灭蚊子的想法愈演愈烈。然而,人类要想改变自己被动挨叮的局面,在人蚊争斗中占上风谈何容易,更别说彻底消灭蚊子了。化学杀虫剂的使用只取效于一时,不久蚊子产生了抗药性,更始料不及的是,不仅没有使蚊子绝迹,反而污染了我们自己的生活环境[1]。即使后来的激光灭蚊也没有显著效果。

     

       

     

      大型药物灭蚊行动

      基因灭蚊

      治标不治本的灭蚊手段促使更多科学家苦思冥想,然后就有了想通过改变蚊子基因的方式一劳永逸,这方法可行不可行呢?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培育出一种生命力强的转基因蚊子。这种转基因蚊子中携带一种可以阻断疟疾传播的SM1蛋白质。跟普通的蚊子相比,转基因蚊子的繁殖能力和生存能力都更强,死亡率更低。这意味着可以将它们大量放到疟疾肆虐的地区,与野生自然蚊子交配、繁殖。经过几代后,这种对疟疾的抗感染能力可以广泛扩散到蚊子种群中去,从而令更少的蚊子携带疟疾病毒,以达到减少疟疾传播的目的[2]

      另一种办法是给蚊子进行基因绝育。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的昆虫学家弗拉米尼亚·卡特鲁奇亚在她带的研究生贾尼斯·泰来易的帮助下,寻找给雄蚊绝育但不会令其身体受损的方法。而且研究显示,雌蚊根本无法区分这种雄蚊和有生育能力的雄蚊。卡特鲁奇亚解释说,雌蚊一生只交配一次,从理论上说,骗住了雌蚊,就等于减少了蚊子的数量。但她坦承,这种方法还处于原理验证阶段,她们用来培育无精雄蚊的方法,还远不能繁殖出在数量上可与有生育力的野外雄蚊相抗衡的无精雄蚊。

      第三种办法则是英国牛津昆虫技术公司(Oxitec)推出的“以蚊灭蚊”计划,即向野外释放用转基因培育出的有精但不育的雄蚊。这种雄蚊的后代体内的一种酶会积累到有毒的浓度,导致幼虫大量死亡。牛津昆虫技术公司的科学主管洛加·奥菲指出,他们的这种转基因蚊子不会对生态系统形成长期的改变,因为它们的寿命很短——只能成活一代,而且没有后代。

     

     

     

      转基因蚊子

      如今,很多国家和地区已开展转基因灭蚊的行动,但转基因的东西总会让人不自主的担心生态安全和环境污染,给人类自身带来不可估量的潜在危害。或许我们需要更深刻的思考一下,人类真的就非要灭掉蚊子么?

      参考文献:

      [1] 黛绶, 2007, 自然与人类[J], 民防范, 33-35.

      [2] 光明日报, 2015.

    相关评论】【打印】【关闭

    Copyright©2004-2019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远大二路644号 邮政编码:410125
    办公电话:0731-84615204 图文传真:0731-84612685
    湘ICP备05003681号  湘公网安备4301020200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