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讯:家栖大鼠3种皆入新疆 2种已猖獗为害
    2019-03-04      陈安国 戴爱梅*     字体大小[]

      家栖鼠种与人类伴生,依赖人造环境,好栖息在居民点、房舍中,也会进入周围农田和园圃。它们对建筑物、室内物品、家禽家畜、庭院果蔬及大田作物都会造成损害;又因其密切接触居民,既骚扰人日常生活,携带多种病菌更威胁大众健康和生命安全。所以危害性特别大,是鼠害防治的首要对象,对它们的发生动态必须特别注意。

      我国主要家栖害鼠有4种 新疆原先仅有小家鼠

     
      在我国分布广危害大的家栖鼠,有褐家鼠、黄胸鼠、屋顶鼠(又称黑家鼠)和小家鼠。小家鼠(图1)系小鼠属Mus,体长小于10厘米,遍布全国各地;另3种皆系大鼠属Rattus,体长一般为20~25厘米左右,是家栖鼠类中的大个子。褐家鼠(图2-a)从琼、台、港、澳到黑龙江,南北皆分布;黄胸鼠(图2-b)原先分布长江以南地区,后隨气候变暖,已北扩至黄河流域陕-甘-宁-晋一带;屋顶鼠(图2-c)是泊来种,先前由外轮带入,起初见于沿海沿江港口城市,后逐渐扩散,分布到苏、沪、浙、闽、赣、湘、鄂、桂、粤、港、台、云、贵、川、辽、京、藏。但直至上世纪60年代以前,全新疆都沒有这3种家栖大鼠分布。

     

      新疆深处欧亚大陆腹地,具强烈的大陆性气候,干燥、严寒、酷暑,四周大部分被高山包围,或有荒漠阻挡,对外源家栖鼠种形成地理隔离,历史上本地仅有小家鼠生存。小家鼠广布南北疆,数量很多,曾多次暴发成灾。

      兰新铁路开通 褐家鼠黄胸鼠先由东线入疆

      1963年兰新铁路全线通车。随之,家栖鼠暗藏在车厢夹层、管道及货物中被陆续夹带进疆。这些鼠在列车停靠时潜入车站,到铁路沿线车站货场及居民点栖息。上世纪60-70年代就这样由内地输进2种家栖大鼠。

      褐家鼠是相继在哈密车站、乌鲁木齐西站货场和吐鲁番车站货场及其邻近居民建筑物内发现的。它们定居后能进行繁殖。在较潮湿、食物丰富的地方,可以形成较大种群。1979年秋吐鲁番火车站片区投毒饵灭鼠,在一个84平米地窖中即拣到褐家鼠尸体94只及2只活乳鼠。而由于该鼠喜潮湿阴暗环境,当地气候过于干旱,抑制其自然扩散,直至1980年代调查,在远离这些火车站的城镇尚未见其踪迹[1、2]

      黄胸鼠也是在乌鲁木齐及哈密火车站周边被查到的,栖息在车站附近货场、食堂和民居里。该鼠原产亚热带地区,性喜温热,新疆冬季极寒,它潜伏在建筑物内虽能生存,但增殖困难。现在仍主要见于乌鲁木齐车站及哈密农舍地区,捕获数量不多。

      总的看,这两种鼠在上世纪下叶首轮入侵是受局限的。当时尚缺乏有利其孳生的环境条件,加之防治及时、严密,它们未能顺利扩展。

      新世纪物流发达 褐家鼠屋顶鼠再从西线兴起

      全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繁荣,各省区间物资交流频仍,新疆境内公路四通八达,铁路贯通南北、东西,并延伸出国门直达欧洲,交通运输空前发达,先前阻挡家栖大鼠入境的天然屏障已然突破;同时,人口增加、村镇扩展、粮食和果蔬产品充裕、畜禽养殖业食品加工业发展,家栖鼠进来就可获得前所未有的食宿利好。于是,它们得以由西线入侵并兴起。

      据监测,褐家鼠是1997年开始,随着的铁路及货物的运输,经阿拉山口零星传入博州;2011年在博乐市城郊区已可零星捕获褐家鼠,2013年起在博州迅速繁殖,2018年在博乐市、温泉县哈镇及种畜场等地区,褐家鼠已占捕获的鼠种比例60%以上,在农舍、养鸡场其比例更达90%,夹捕率高达50%。有农户在养鸡场夜里2个小时就徒手抓获近30只褐家鼠。

      夏秋季褐家鼠也进入农田为害,起初仅能偶尔捕获,后来就可捕获相当数量:例如2015年5-10月在博乐市小营盘镇玉米地,用铁夹捕获324只鼠,其中小家鼠250只、灰仓鼠11只,褐家鼠63只,几占二成。

      屋顶鼠很可能在本世纪初也已随物流潜进博州。它多在畜禽养殖场和农民的鸡舍、鸽棚上方栖息,与褐家鼠混生危害,两鼠的体躯差不多大,起初民众未能识辨。首次得到确认的是2015 年8月20日在阿热勒托海牧场鸡舍捕获的孕鼠(图3),此后其他村镇也注意到有这种“黑老鼠”栖息为害,2017年5-9月便在多地陆续捕获其雌雄成体、亚成体和幼体,并曾打死一整窝6只鼠,表明屋顶鼠已经在此落地生根了[3]

      屋顶鼠入侵很可能是经由汽车运输。首获屋顶鼠的那个牧场就紧邻公路,常年有来往于新疆内外(四川、广东、山东)运饲料、肥料及木材的车队经过,其他各村镇养鸡场的饲料也多是由内地运入,都难免裹带进该鼠。如今新疆冬季,广大农户在家中、鸡舍及牲畜大棚都采用供暖及保温设备,这就使得屋顶鼠能就地安全越冬、繁殖孳生。

      现今新疆褐家鼠日益猖獗 屋顶鼠狡猾难对付

     
      由于社会经济繁荣,本世纪西线落地的2种家鼠,不再像当年由东线入侵会受困火车站狭窄地片,现今它们能得到充足的栖居、食物和迁移条件,可以顺利地生存、繁殖和扩散。在博州地区,褐家鼠短短几年就由东部阿拉山口扩展到西部温泉县粮食主产区。近年,克拉玛依市的农户也反映褐家鼠比较多。同时,该鼠还借助铁路乘列车进入南疆,现在喀什、和田等地区褐家鼠夹捕率也已高达20%~50%。褐家鼠现已在这些地区压过原生的小家鼠,成为农舍优势鼠种。它们流窜于房舍和农田,猖獗为害各种粮食、瓜果和农田作物,由图4现场实拍的相片可见一斑。

      屋顶鼠目前主要在养殖场和农户的鸡舍、鸽棚和猪圈里栖息,基本局限在建筑物内活动。它们常常和褐家鼠一起盗食鸡猪饲料,啃食小鸡、幼鸽。屋顶鼠住在房屋上方,活动敏捷,攀爬力强,十分狡猾,有很强的“新物回避”习性,鼠笼、鼠夹、粘鼠胶板都很难捉住它。该鼠在博州也已肆意繁殖,数量一直在增加。

      新物种入侵后容易猖獗 防治工作应赶紧跟进

      全世界许多事例表明,新物种一旦入侵并适应下来,由于缺乏对应的天敌和人为防治制约,很容易超越土著物种而猖獗。在新疆西线入侵的褐家鼠和屋顶鼠现今正呈这个趋势。它们个体大、智商高,原先防治小家鼠的方法难奏效,例如小型鼠夹适合捕小鼠,农田用围栏陷阱(TBS)技术也对小鼠很有效,对付褐家鼠就常被逃脱;屋顶鼠警惕性和抗药性更强,更加难灭。小家鼠是土著物种,但个体纤小,在抢占栖所、食物等方面都敌不过这2种大鼠,自身还会遭它们杀食。因此,适应性、繁殖力和攻击力都超强的褐家鼠,短短几年即成了当地的鼠中霸王,一得势就猖狂。

      褐家鼠是世界头号大害鼠,1980年代初曾在长江流域南北大暴发,连续数年危害农工商各业,造成重大损失。更须警惕:褐家鼠和屋顶鼠都是鼠疫等烈性病疫的主要宿主!全世界三次鼠疫大流行,发生在上世纪初叶的第三次流行死亡1500万人,检测到传播元凶就是屋顶鼠和褐家鼠。所以,这两种鼠入疆繁殖乃是鼠防领域严重事态,必须将其剿灭在进一步适应和向更多地区扩散之前。好在褐家鼠对常用的抗凝血灭鼠剂都很敏感,它们又很贪食,可以组织民众进行全片区投毒饵围歼,再广设“毒饵盒”作日常控制。开春前灭鼠事半功倍,贵在立即行动!

      主要参考文献

      [1]王思博等,新疆啮齿动物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乌鲁木齐.

      [2]马勇等,新疆北部地区啮齿动物的分类和分布.科学出版社,1987,北京.

      [3]戴爱梅等,屋顶鼠首次在新疆发现.动物学杂志,2018,53(4):671-672.

      *戴爱梅:新疆博州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高级农艺师,E-mail:7628378@163.com。

    相关评论】【打印】【关闭

    Copyright©2004-2019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远大二路644号 邮政编码:410125
    办公电话:0731-84615204 图文传真:0731-84612685
    湘ICP备05003681号  湘公网安备43010202000854号